当前位置: 主页 > 神算网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严复也是“神算子

时间:2017-10-01 11:30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]尽管康梁师徒如此恭维严复的学问,但严复却不看好他们。严复私下认为,康梁师徒二人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”,认为他们是近代中国之“祸魁”。

  在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阳岐村北鳌头山东麓,有一座墓园。此墓的主人是近代历史上著名的翻译家、思想家、教育家严复。严复之墓占地面积大约200平方米,墓前竖立一块石碑,:“清侯官严几道先生之寿域”;墓碑左右下方分别镌刻着:“坐申向寅兼坤艮三分”和“宣统二年仲冬吉日造”。

  在近代名人之墓中,严复墓地是最为特别的。其因有二:首先,严复墓碑及“惟适之安”横屏都是他生前亲自撰写,严复在宣统二年(1910年)为安葬他的妻子王氏,令长子严璩亲自监造;其次,严复墓地选址严格遵守了中国传统的方位和风水学说,其墓碑一侧所篆刻的九个大字,即“坐申向寅兼坤艮三分”集中体现了中国的风水学说。

  严复墓前的石刻铭文,写道:“坐申向寅兼坤艮三分”,用“地支”与“文天”标明他的墓穴方位。

  其中,“坐申向寅”是指严复墓地“坐落西南,面朝东北”,而根据“文王方位图”可知,“坤”是“西南”,“艮”是东北。单从卦象上看,严复墓地风水也是相当地讲究。其中“坤卦”象征“大地”,其意“顺利”,因为古人认为“地”是“厚德载物”,承受巨细不遗,故有“柔顺”之意;而“艮卦”象征“大山”,其意“稳如泰山”。

  1921年10月27日,严复在福州郎官巷寓所逝世,12月20日,与其夫人王氏合葬于福州鳌头山墓地。严复在近代历史上先是因而闻名于世,其后又因执掌复旦公学和大学,而桃李满天下下。在近代学术思想史的谱系中,严复是以一个“宣传科学,反对”的形象而名垂青史的。

  然而,我们从严复生前为其身后“寿域”所撰写的碑刻铭文得知,严复实际上是一个醉心于中国传统风水学说和周易的读书人,他的这一“反现代”的形象确实与正史中的形象有巨大的反差。正史不正,野史不野!好奇的读者该要问了,严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

  迄今为止,在所有公开的研究著述中,大都将严复描绘成一个“近代杰出的启蒙思想家”,一个“向寻求真理的先进人物”。对于这样一位“启蒙思想家”和向寻求真理的“先进人物”,如果有人反其道而行之,大谈严复如何“醉心周易和学说”,显然是“”,大有不合时宜之感!然而,后人所描绘的严复形象未必完全合乎严复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  其实,严复对于这些所谓的“启蒙家”和“先进人物”等高大上的称号,未必是感兴趣的。他一生真正得意的恐怕是他对《周易》老庄等传统“中学”的研究,他一生立身处世的哲学反倒不是什么“、”,而是“的三从四德”。用梁启超的话说,他和严复所处的时代是一个“过渡的时代”,既然是“过渡”的,自然是“新旧杂陈”,什么观念都有。那时的人,表面上宣传“”,内心的是“中学”。让“真理”留给别人和后人去,吾辈还是中国的“老一套”,这大概是严复他们的座右铭吧。

  梁启超的老师康有为像,他赞扬严复为“中国第一人”。尽管康梁师徒如此恭维严复的学问,但严复却不看好他们。严复私下认为,康梁师徒二人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”,认为他们是近代中国之“祸魁”,又说康有为“逍遥海外,立名目以,恬然不以为耻”。

  严复去世不久,他的同乡、末代溥仪的师傅陈宝琛(1848-1935)为其撰写了墓志铭。其中有言:“君于学无所不窥,举中外治术学理,糜不究极原委,抉其失得,证明而会通之。六十年来治者,无其比也”。这里,陈氏称赞严复在上“六十年来,无其比也”,可谓是评价到顶了。其实,陈宝琛的评价不过是总结了时人对严复的普遍看法而已。比如,梁启超在1901年就赞誉严复为哲学“初祖”,又说严复“于、中学皆为我国第一流人物”。梁启超的老师、大名鼎鼎的康有为“康”也盛赞严复为“中国第一者”。就当时国人的知识总体水平而言,严复的知识确实堪称一流。

  1877年3月31日,在留学监督李凤苞、洋监督日意格、随员马建忠等人带领下,时年25岁的严复与刘步蟾、方伯谦、林永升等福州船政学堂学生从福州起航,前往欧洲留学。这是福州船政学堂第一届出洋留学生、也是中国第一批海军留学生。5月11日抵达英国之后,很快严复等人进入英林尼次海军学院(Greenish Naval Academy)学习。当时,日本也派遣留学生到该校留学。但在亚洲留学生中,严复每次考试都“最优”。

  日本著名家伊藤博文(1841-1909),后人传说伊藤博文是严复在英国留学时的同学,其实是错误的

  为此,还闹出一则风马牛不相及的“历史轶闻”,说的是,日本贵族子弟伊藤博文与严复是留学英国时的同学,伊藤博文虽然“性颇聪慧,而勤于学”,但每次考试都落在严复之后。其实,伊藤博文出生于1841年,严复出生于1854年,两人相差13岁。严复留英时间是在1877年5月至1879年7月,而这期间伊藤博文正在日本国内担任内务卿,参与平息“西南叛乱”的决策。

  严复回国之后,先任教于母校福州船政学堂,其后在1880年担任李鸿章创办的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,其职责相当于今天的校长。北洋水师学堂在严复的督办下,声誉逐渐超过福州船政学堂,其毕业生中官做的最大的是民初大总统黎元洪,但是严复不以大小论英雄,他私下认为黎元洪不过是一个“庸才”而已。他最看好的学生是伍光建,认为伍氏“昭有学识”。

  甲午战争之后,严复心灰意冷,无意于,乃潜心学术,翻译英国赫胥黎的《天演论》(Evolution and Ethics)。

  清末流行的新书报刊,其中严复翻译的《天演论》对青年学子影响最大。1901年在南京矿学堂读书的鲁迅,曾购买在《天演论》,一口气读完,了解了“物竞天择”的道理。

  1896年,严译《天演论》正式出版之后,一时洛阳纸贵。严复在《天演论》自序中,表明了他试图融合“之学”的立场,其文云:“今夫六艺之于中国也,所谓日月经天,江河行地者尔。而仲尼之于六艺也,《易》、《春秋》最严。司马迁曰:‘ 《易》本隐而之显。《春秋》推见至隐。’此天下至精之言也。始吾以谓本隐之显者,观象系辞以定吉凶而已;推见至隐者,诛意褒贬而已。及观西人名学,则见于格物致知之事,有内籀之术焉,有外籀之术焉。内籀云者,察其曲而知其全者也,执其微以会其通者也。外籀云者,据以断众事者也,设定数以逆未然者也。乃推卷起曰:有是哉,是固吾《易》、《春秋》之学也!”

  严复这段《自序》读起来非常晦涩拗口,一般人很难明白其意。简要的说,中国经典《易经》观察事物的方法与人的“现代科学”,基本道理都是一样的。不过,中学与还是有“分界线”的。用严译《天演论》的“粉丝”孙宝(1874-1924)的话说,“《天演论》旨,要在以人胜天。……今日中问之分界,中人多治以往之学,西人多治未来之学”。严复翻译《天演论》鼓吹“物竞天择,适者”,是为了的中国人,实现甲午战败之后的“民族救亡”。但是严复对于《天演论》的“人定胜天论”是持保留态度的,他在实际生活中是相当尊重“”的。

  严复至始自终都是一个捍卫中国传统文化的学者,不过他不是地捍卫“中学”,而是主张“汇通之学”,用“”来“中学”。

  严复死后,很多学者不明就里,认为严复的学术思想变化呈现一个“S”形:早年全盘肯定,晚清时否定中国传统文化;晚年,全盘肯定国粹,尽弃。这种“S”形说法由来已久,影响甚广。多年前,北大历史系教授刘桂生曾撰文此说之。刘桂生说:“严复对儒学的基本态度,确是有取有舍,有扬有弃”。严复对待传统儒学的态度是的取舍兼有的态度,不过他对待周易之学的态度,却始终是赞扬的,并把周易之用到他的生活中去,至死不渝。

  严复为何对待《易经》如此情有独钟呢?这与他的早年教育有很大关系。严复的父亲是福建侯官当地著名的老中医,为人忠厚,虽无积蓄,对儿女教育却常地重视。1863年严复10岁时,他的父亲聘请当地著名的经师黄少岩,设馆于家,传授严复《易经》以及经典。此后,严复终其一生,爱上了《易经》,每遇重大事情,就用周易占卜吉凶,预测未来。

  根据现存《严复日记》,严复算卦最多的一年是在辛亥年,即1911年。严复时年59岁。辛亥年也是大清王朝的多事之秋,是年爆发了辛亥,敲响了大清王朝的丧钟。1911年,严复的家庭生活简直糟透了,这一年他的小妾江姨太爆发“间歇性病”,两人经常吵架,最后不得不分居。分居之后,严复住在西城太安侯胡同,江姨太住在东城石驸马大街旧宅。其实,在之前一年,严复与江姨太的感情已经开始破裂了。

  严复与他的夫人朱明丽,摄于1917年。朱明丽曾经宣言,非严氏莫嫁。严复闻后,乃娶之于沪上。一时传为美谈。

  1910年5月11日,严复在给他的夫人朱明丽信中,谈及家事,说:“昨晚汝信来时,吾与正在大相冲突之际。渠回京以来,比前更加孤冷……惟不时则要说回福州,或到烟台。我对渠说:要走可以,但汝是姓严的妻妾,例应凡事受我调度……一经出门之后,便永远不算我严家之人,一文不能接济,所有衣饰,皆我银钱;所有儿女,系我儿女,上海家是我的,福州住宅是我儿媳的,皆不准住”。难断家务事,严复与的冲突,自然不能全怪一方。但是,有一点值得注意,就是严复原配夫人王氏在1892年10月23日病逝之后,即纳“莺娘”为小妾。

  起初,严复与的婚姻还算美满。不过,好景不长。1900年春,严复由天津赴上海,并娶南京“才女”朱明丽为“继室”。朱明丽与严复的结合,在当时沪上传为“美谈”。据严复好友郑孝胥日记记载:南京朱氏女,“通英文,自言必得如严者嫁之。严闻而娶为继室,亦快谈也”。朱明丽通“”,与严复有许多共同话语,如此以来,后来居上,逐渐取代严复先娶的小妾。这令心生不满,间歇性病,也由此酝酿而发。于是,与严复时常生气,吵得家里鸡犬不宁。

  到了1911年,严复与的婚姻已经无法维持下去,但是严复仍然深爱着,虽然分居,仍不时去看望她。1911年3月10日,严复去东城区的石驸马大街看望,结果被大骂一顿,扫兴而归。家庭失和,让严复对生活失去了信心。于是,开始占卜。

  1911年2月9日(正月十一日),严复早早起床,占了一个“财卦”,得挂“大有”。严复“解卦”如下:“寅木财爻极旺,虽空不空。世爻暗动,巳官生之,寅爻之。此富贵逼人之卦也,断其必得”。朋友们或许要问,严复的这一卦结果是否呢?事后,严复在这一日的日记中补记如下:“后果于甲寅实空之日得之。”

  了“占开铺”,得“艮卦”。根据卦象,严复解释说:“辰土劫爻,发于萧蔷之内。此占当主不利,但于主人无大损耳。时至秋天,金尽木衰,诸凶见矣。”严复这一卦,甚是“厉害”,他居然算中了清廷在秋天“诸凶现矣”。这年10月10日爆发的武昌起义,正值辛亥年农历八月十九日,中秋刚过。恰好印证了严复这年2月所得“卦象”之预言,岂不神哉?

  武昌起义之后,严复昔日在北洋水师学堂的学术黎元洪被推举为湖北都督。在带过的众多北洋水师学生中,严复认为黎元洪不过是一个 ”庸才“而已

  3月25日,严复又占“是否”,他解卦说:“官爻值日而化,进酉逢月破,应于巳月”。事实果然如此,1911年4月12日,清廷特授严复为“海军协都统衔”,其军衔大约相当于今天的“少将”。随后,严复与袁世凯的冯国璋共同在新成立的“军咨府”值班。

  3月27日,严复的弟弟患“痘症”(俗称天花),危在旦夕。严复为其弟弟占卦,结果是:“兄弟戌爻又为月破,此症当活也。” 严复这一卦又算准了。事后,严复在日记中补记如下:“后于酉时得医,己亥日愈”。

  总之,在1911年,严复经常占卜,所占卜的事情,大都是“、发财、、吉凶祸福、出行”等日常琐事。根据《严复日记》所载,他所占卜的卦,几乎都“”了。即使誉之为“神算子”,亦不为过!(文/杨之)

相关推荐